最初与楼房结缘,没在意楼层的高矮,没考虑楼房的地理位置,更没顾及入住后的远虑,满脑子都是住楼房好,好在可以摆脱燃煤之忧。住楼想法热起来,便稀里糊涂地选择开发商,原因简单,只因价格偏低于其他楼盘,便毫不犹豫的买下。

当盼望已久的楼房成为自己的“金屋”后,接踵而来的烦忧,让全家人以及全楼人唏嘘不已,而黑心的开发商不知何因无影无踪,楼盘的许多设施及手续都尚未完善,整个楼宇陷于“水深火热”之中。没水没电没有取暖,整个楼成为没有完工手续的黑楼,入住的居民们则无因由地扣上了苦难户的帽子。入住后,电与取暖逐渐得以完善,可是,相关的配套费成为住户们再次支出的项目,整个楼的住户满腹怨言无处申诉,一个难字!

最令人头痛的便是水的问题,住户们都已缴纳了配套费,可是盼望的水却迟迟不见踪影,盼水如同盼星星盼月亮,视水的珍贵无法言说。总之,水,让人望眼欲穿。

没有水的日子如何生活?房间不能逐日清理,饮食不能随心所欲,就连淡色系的衣物也退避衣柜的角落。无水滋润,感觉人都在风干中裂变,没了朝气,无了青春,缺了蓬勃,少了健康,这个楼的住户们过早的步入衰老。

为了满足每日的膳食,不惜“重金”购水,因此,附近的菜农们便兴起了一项新的致富渠道,逐户送水收费,每挑一担水按楼层高矮收费,通常以五元起价,节假日水涨船高。当这担水挑到我家七楼后,已是飙升为十二元钱的价格。没有水,难以生存,暂且价格成了不是问题的问题,只要有人来送水,才是大吉。见到水后视生命一样珍惜,洗米的水都不肯遗弃,留作清洗便池,洗衣之水则用于擦拭家具和地面,最后,才将无法说清颜色的浊水,恋恋不舍地倒掉,水的再利用,以及节约,已达到极限。尽管这样节约,每月送水费用仍是一个不菲的数目。

为节约每一滴水,主食以购买面食为主,而蔬菜成为望而兴叹之物,毕竟洗菜用水仍是难题,为此豆腐、干豆腐成为每日必不可少的膳食,最初食之未见厌倦,久而久之,提及豆腐一词,胃中异物上浮,那又如何?为了生存,就不要估计许多。生活本身先求温饱后,才注重质量。那段无水的日子,一家三口人总是厚颜无耻打游击,不回家进餐成为一种惬意之事,能够吃到绿色菜蔬便是幸福,我们望家开始生畏。

为节约每一滴水,全家人拒绝旅游鞋丈量每日的征程,只好穿皮鞋走阳光大道。什么淡色系的衣物?什么雪白的袜子?都是一种奢望。为此在冬季便选择皮装抵御严寒,柔和温暖的羽绒服只能是心头的祈盼。

这种艰难的无水生活历经四载。

提及无水的日子,总觉得脸颊滚烫,羞涩不自觉弥漫。那时,上班的我常常拎着大大的提包,风风火火踏入单位的大门,里面全是孩子的脏衣脏裤,我用午休尽情地与水打磨,那份亲切犹如见到失散许久的友人,那份不舍如同恋爱中的男女,那份向往成为奔波中的渴望。当自己沉浸在如鱼得水的乐趣中时,有些人谣传我的做法是为了节省自家的水费,一时间,谣言疯长了羽翅,也平添佐料,成了多嘴闲人咀嚼消闲。满以为可以缓解无水的压力,又被这些闲言碎语击伤。心中的苦楚无法变成水,滴落的泪水也无法维系生存。诸多的难言之隐,成为我逃离这座无水黑楼的动力。

换楼不同换衣物,那是财力的一种较量,为了居者有好屋,为了拥有一处水源充沛的居所,举债也在所难免。在付诸努力后,终于拥有了“有水”的好屋。看着哗哗流淌的自来水,耍着欢的嬉笑着,我开心的笑了,双手捧起清盈的水花,忘情的拍打脸颊。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